南方网>

小鸣“倒地” 12万用户着急

2018-07-12 07:49 来源:广州日报

  仅存于微信账号的35万余元资产与高达5540万元的债务形成鲜明对比,巨大的资金缺口预示了前景的不乐观。7月11日上午,广州中院通报全国首例共享单车破产案——“小鸣单车”破产清算案最新进展,截至6月27日,共有118738名用户申请债权,金额普遍在200元左右,还有供应商申报的债权28笔、职工债权115笔,债权总金额5540万元。

  收取押金8亿元

  “小鸣单车”的经营者——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骑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主营业务是通过开发手机APP向用户提供共享单车服务。悦骑公司先后在全国十几个城市投放共享单车43万余辆,收取用户押金总额8亿元。

  2017年底,“小鸣单车”开始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引发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今年3月27日,广州中院作出受理裁定,“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

  经破产案管理人前期摸查发现,目前“小鸣单车”账户资金仅剩余存放于微信账号上的35万余元。管理人已提起相关诉讼,尽全力挽回小鸣单车的财产损失,但这些案子一审、二审打完,也许还要申请强制执行,需要一定时间。另外,散落于各个城市街头的共享单车,回收成本高,能收回的资金非常有限。

  消费者要有心理准备

  “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小鸣单车’既然走到了破产这一步,广大消费者除了要做好全额受偿的准备外,还要做好其他心理准备。”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审判庭庭长周焕然表示,所谓破产就意味着资不抵债。

  据透露,广州中院已对掌握公司关键信息的两名高管作出限制出境决定,目前正在调查是否存在股东、高管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

  内情披露:破产前靠押金维系运营

  据了解,“悦骑公司”于2016年7月29日成立,主要经营业务是通过开发手机APP向用户提供共享单车服务。

  数据显示,悦骑公司先后在广州、上海等全国10多个城市投放共享单车超过43万辆,收取用户押金总额高达8亿元。

  2017年底,“小鸣单车”开始出现大规模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的问题,引发部分用户向广州中院提出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的申请。

  今年3月27日,广州中院作出受理裁定,“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7月10日下午,以“现场+网络”的参会方式召开了“小鸣单车”破产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

  是否因用户挤兑押金导致“小鸣单车”破产?“小鸣单车”破产案管理人负责人倪烨中律师表示,资金链断裂有多方面原因,从会计、审计以及资金情况看,“小鸣单车”2016年的主要资金来源是3947.5万元投资款,占全年资金流入的72.74%;2017年的主要资金来源为用户押金,77.82%资金流出用于预付货款购买单车,其次用于社保、工资、购买物资等。

  “明显看到,2017年时资金收入靠用户押金维系。”倪烨中律师说,2017年8月交通部出台指导意见,用户对自身权益的保护意识增强,要求退还押金,造成资金紧张。

  衍生诉讼:要关联交易方返还4000万

  据了解,管理人在调查中发现悦骑公司与其他公司存在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行为。

  为维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管理人已向广州中院提起衍生诉讼,要求关联交易方返还悦骑公司超额支付的“预付款”,并赔偿关联交易所造成的价差损失。目前该衍生诉讼案件正在审理当中,广州中院已对关联交易方采取了相应的保全措施。

  据破产案管理人透露,“超额支付的预付款有4000万元,但这仅是管理人单方提出的数字,最后还需在诉讼中依据双方证据确定最终数额。”

  广州中院副院长吴筱萍还透露,由于悦骑公司存储在云端服务器的信息资料无法正常使用,为保障破产程序能够顺利推进,广州中院依据《企业破产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在今年5月10日对掌握公司关键信息的法定代表人关某、监事徐某作出了限制出境决定。

  “由于欠费,存储在云端服务器的信息资料被删除,管理人手中的是一份悦骑公司移交的2018年3月7日的备份数据。”经办法官苏喜平告诉记者,经过初步对比,备份数据与小鸣单车用户申报的样本数据能够匹配,以这个备份数据作为确认小鸣单车用户债权的依据是可行的。

  焦点:近12万用户能否拿回押金

  广州中院清算与破产庭庭长周焕然表示,用户能否拿回押金,取决于小鸣单车有没有足够的财产。

  目前,管理人仅接管了35万余元,这些钱肯定不足以清偿所有的债务。管理人已经提起了相关的诉讼,尽全力挽回小鸣单车的财产损失,但这些案子一审、二审打完、也许还要申请强制执行,需要一定时间。

  “我觉得一切皆有可能。‘小鸣单车’既然走到了破产这一步,广大消费者除了要做好全额受偿的准备外,还要做好其他心理准备。”周焕然表示,所谓破产就意味着资不抵债。

  “‘小鸣单车’破产虽然对新生的共享经济产生巨大冲击,但企业破产并不意味着可以逃废债务,相反破产制度是一把打击非法逃债的‘利器’。”周焕然表示,根据《企业破产法》规定,对无偿转让财产、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放弃债权的,以及对个别债权人进行清偿的,管理人有权请求法院予以撤销。

  此外,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隐匿、转移财产的以及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债务的,均属无效行为。

  周焕然告诉记者,管理人目前在查清破产企业是否存在股东、高管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如果有,就必须追究其责任,切实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编辑: 王如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