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IT频道>互联网

法定数字货币只是纸币数字版?没那么简单

2017-11-15 09:16 来源:一财网

  是时候正视法定数字货币了!它长什么样?

  宋易康

  继9月中国掀起针对比特币交易和首次代币发行(ICO)的监管风暴后,俄罗斯近期也对比特币“放狠话”。不过,比特币却逆势再创历史新高,不但收复上月失地,还升破了5300美元。

  当以比特币为代表的私人数字货币在日本等一些国家已经可以在百货商店任意购买商品时,谈私人数字货币对原有法定货币体系构成冲击已经不是空穴来风。“是时候正视数字货币了。”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华盛顿参加IMF和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时称。

  拉加德指出,全球金融机构正在承担风险,因为它们并不关注及理解正在开始撼动金融服务和全球支付体系的新兴金融科技产品,“我认为我们将见证一场金融领域的混乱,”她表示,现在世界各国央行和监管机构需认真对待数字货币。

  面对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可能造成的风险及挑战,最好的办法似乎并不是围追堵截。会不会有更便捷、安全、高效的方式取而代之?目前,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开始意识到,唯有发行中央银行的数字货币,才能从根本上有效保障法定货币的市场地位。

  “‘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法定数字货币的发展不但需要迎头赶上私人数字货币,并且需要超越现有的电子支付工具,无论是私人数字货币还是电子货币。”10月12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在国际电联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工作会议上指出。

  目前,作为联合国15个专门机构之一的国际电信联盟(ITU),已经将数字金融服务和普惠金融作为其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并专门成立了数字金融服务和法定数字货币焦点工作组。

  他们将全球80多个国家的央行、工信、电信监管部门、电信供应商、电信公司、移动支付等公司汇集在一起,与各行业利益攸关方一道,探寻法定数字货币解决方案。

  近日,为期两天的2017年国际电联法定数字货币焦点组(ITU-T FG-DFC)第一次法定数字货币标准化研讨会暨第一次焦点组工作会议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召开。来自全球40多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及相关企业就法定数字货币的需求,以及法定数字货币生态系统中各方面临的政策和监管挑战,国际数字普惠金融状况及模式,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兼容性及标准化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此次会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与国际电信联盟(ITU)共同主办,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法定数字货币研究院(美国)协办,并得到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以及美国数字法定货币研究所的支持。

  只是纸币数字版?没那么简单

  “法定数字货币在电子商务、零售付款及个人与个人之间的转账领域,都能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央行在这方面也能够发挥更大的指导性的作用。”在上述大会上,国际电信联盟标准化局电信标准化部门主管Bilel Jamoussi称。

  Bilel Jamoussi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乐观的表示,或许2~3年,便可以看到法定数字货币产品推出。

  何为法定数字货币(DFC)?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畅想了法定数字货币的四个维度。他指出,首先,法定数字货币在价值上是信用货币,其次技术上看是加密货币,再次实现上是算法货币,最后应用场景上则是智能货币。

  虽然当下比特币火爆,但姚前认为其价值来源目前来看以投机因素居多,无价值锚定。“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比特币难以成为真正货币。“在现代日益复杂的信用经济,若以比特币为货币,无疑是场灾难。”姚前并表示,这仅代表个人的学术观点,不代表所在机构意见。

  法定数字货币与比特币相比则完全不同。姚前表示,法定数字货币是以国家信用为价值支撑,有价值锚定,能够有效发挥货币功能,且法定数字货币有信用创造功能,从而对经济有实质作用,这些是私人数字货币无法比拟的优势。此外,法定数字货币还具有稳定货币价值的功能。

  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形态,美国eCurrency公司创始人兼CEO Jonathan Dharmapalan认为,首先是它一个法定货币,像现在的纸币和硬币一样,另外它是由中央银行发行的,以国家信用来背书,同时也是一个“可互操作”的工具,可以实现快速的结算。同时法定数字货币也有着无与伦比的系统稳定性,能有效防止伪造。

  Jonathan Dharmapalan指出,与原有纸币具有荧光图案、水印、安全线和政府签名一样,数字货币一样可以通过5层安全架构来创建,最终获得安全可行的方案。

  在埃及国家电信管理局经济事务主管Ahmed Said看来,数字货币具有更强的普惠性是其一大优势。他指出,根据相关数据统计,全球约27亿成年人无法接触到基础的银行服务,由于缺少接入银行的渠道,银行客户数增长以及这些国家经济的发展受到约束。法定数字货币则有望改变这一现状。

  Jonathan Dharmapalan也赞同这一看法。他表示,目前以20亿计的人口没有正规的银行或金融服务的提供,这些人群也有望被法定数字货币覆盖。

  此外,他还指出法定数字货币具有节省成本的功效。Jonathan Dharmapalan认为,法定数字货币一旦推广将节省大量成本。“目前全球现金交易每年达到75万亿美元,85%的全球消费者都是使用现金进行支付,因此现金带给我们的包括印刷、发行、销毁的成本占到全球GDP的2%。”他说。

  开启智能货币时代为时尚早

  法定数字货币,除了有国家主权信用作为背书,电子化与网络化的特性使其具有普惠与节省成本等特点外,更重要的是,法定数字货币不仅是简单的将货币进行数字化和网络化,而是可以让货币变的更加智能化,与信用卡、银行储蓄卡、电子支付等传统电子支付工具相比,法定数字货币将会呈现出全新的更好的品质。

  随着当前智能科技技术快速融入人们的生活,移动芯片中包含人工智能单元成为主流,硬件的智能化将与各个软件系统智能化形成交互,从而创造出全新的智能化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相比与传统纸币或趴在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智能货币给人以无穷的想象空间。

  “法定数字货币是不会休息的货币,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去花钱,其实花钱是个动作,但是钱本身是傻的,钱是不带脑子的,但是将来如果货币带了脑子的话,假设我交的学费如果发现被骗了,钱还能追回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狄刚表示。

  他举例称,未来银行定向贷款的用途都可追溯,钱包不一定基于银行账户,比如钱放在电表里,到了余额不足就自动充值。或者开着车路过一个收费站,GPS定位后,通过智能合约直接扣钱等应用可以实现。狄刚指出,由于智能化的货币属于功能货币,是现有电子支付工具的升级,这种升级一定非常具有竞争力。

  不过,狄刚并不认为短期内会开放法定数字货币的编程功能。他表示,法定数字货币毕竟是一国货币,现有对货币的定义是不能编程的。将来货币如果能编程,甚至能够智能化控制,如何严格管理智能货币将成为一个比较大的话题。

  就现有的实践而言,布隆迪银行执行总监Prosper Ngendanganya指出,该银行从2017年4月开始了一个通过数字货币进行支付的项目,纳税人可以通过使用数字货币进行缴纳税款,但是目前在布隆迪一些主要的金融机构及银行还没有推出法定数字货币的产品,只有少数几个非政府组织及一些私有公司可以提供移动手机端的数字货币金融服务。

  安全问题首当其冲

  摆在法定数字货币面前的安全问题不容小觑。在以比特币为首的私人数字货币席卷全球的当下,我们已经看到一些黑客入侵到比特币钱包的案例,通过盗取别人钱包里面的数字货币,导致比特币拥有者大量的比特币损失。

  如果你的数字货币钱包出现系统错误怎么办?被黑客袭击了怎么办?法定数字货币同样面临恐怖分子洗钱风险。多位参会专家认为,相同的原理在法定数字货币身上也会发生。

  对法定数字货币而言,主要面临来自四方面的典型威胁。国际电信联盟SG17主席HuengYoulYoum表示,首先是用来存储数字货币的钱包存在技术缺陷;其次实体认证中使用的弱存证问题;第三是数字货币底层开源代码的存证;第四是数字货币中密码算法的长期弱点。

  他表示,首先,对于数字货币而言,需要采用一种基于硬件安全模块的钱包或者基于安全区的钱包,一些硬件或者软件中可以存入密钥,也可以执行一些功能比如加密、解密等。

  其次,密码算法的长期弱点,假如我们可以有量子计算机来取代目前这些经典的超级计算机,由于肖氏算法可能打破ISA的算法同样也可能打破密码签名,这也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密码算法会越来越弱。

  数字货币面临的第三个威胁是对于实体认证的存证或者凭据的使用。在数字货币中,结点是没有办法分辨这个交易是由一个授权的用户进行的,还是盗取了用户私钥的黑客所进行的,所以这种情况下就会导致一些资金的损失。

  最后,数字货币开源代码的缺陷。HuengYoulYoum指出,实现数字货币应用和服务的时候都会使用开源的代码,这些底层的开源代码有时候也会产生一些安全问题,比如对于数字货币缺陷的滥用可能导致数字货币的不可篡改范式的损害,这同样会导致数字货币用户资金的损失。

  矩阵元CEO孙立林表示,如果出现了真正的智能货币,当然这个智能已经不停留在今天所谓的智能合约这样一个很简单的概念上,那么智能货币还将面临监管和隐私的矛盾、集中和分布的矛盾,账本和数据的矛盾。

  美国财政部恐怖融资和金融犯罪办公室战略政策高级顾问Anne Wallwork表示,各国政府都要考虑到法定数字货币的风险,企业范围也包括要解决洗钱及恐怖主义融资的问题,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运用到这个领域一些相关的国际标准。

  他指出,这些标准包括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的标准,这些标准是通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inancial Action Task Force,FATF)来制定的。目前有40个相关推荐,一些已经变成了监管的条例,它们也将会被应用到法定数字货币的监管领域。

  此外,国际数字货币的安全ISO TC68 SC2 WG13 Ad Hoc Group 4召集人Edward M. Scheidt指出,需要建立一些针对货币伪造和货币欺诈的对策,把安全作为标准的一部分,通过这些安全的标准来最终搭建一个安全的框架。

  全球货币体系或将重塑

  欧洲央行基础设施和支付共同市场理事会高级顾问及CPMI数字创新工作组主席 Klaus Lober表示,在对公支付中运用法定数字货币,目前来看,与已有的央行系统要求十分相似,不过未来则有可能影响央行现有的基础设施。

  他分析称,对于法定数字货币的可行性与风险,经济方面应当要注意数字货币对一国货币政策可能造成的影响。Klaus Lober认为,金融稳定性方面包括危机可能造成的影响,要对数字货币进行成本效益分析,要考虑对银行商业模式的影响,包括银行存款、信用准备金和市场基础设施的影响,并充分考虑用户的接受程度。

  此外他表示,在监管和政策层面,需要注意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的反应,法定数字货币也要服从监管与征税体系,并考虑隐私问题。在法律层面,央行要根据不同的行政辖区授权发行法定数字货币,这同样取决于法币体系的设计。同时考虑法定数字货币的法律资格、免除责任、债务问题以及法偿问题,此外,还要配套相应的税法和会计准则。

  未来随着法定数字货币的诞生,墨西哥经济研究教育中心教授Mariana de Sousa认为,将产生一种替代性货币储备体系,与当今流行的货币储备体系相对应。

  就目前全球货币体系现状而言,Mariana de Sousa指出,一个垄断性储备货币的发起国拥有过度特权,必然会带来过度的税费。此外,一国利率降低虽然能够促进本国资本的流动,提升边界利润,提升投资收益等,但是对于其他国家而言,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有利的措施。

  他举例称,例如次贷危机后,有些国家执行自身的货币政策,但对另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可能起到消极作用。

  但是采用法定数字货币,是解决目前国际货币体系上述问题的重要方向之一。Mariana de Sousa表示,比如通过提升其计价的覆盖范围,帮助提升全球货币平衡性而不仅仅是美元垄断。

  “我们应该从美元当中再衍生出其他的货币,比如法定数字货币中的货币,促进这样一种储备货币多样化的发展,这样才能真正达成国际货币政策协调工作。这也有助于政府及个人之间进行货币自由流通。利用法定数字货币的独特性,确保作为货币兑换的媒介的稳定性,保证货币的价值。”Mariana de Sousa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室宋爽指出,关于现有的跨境支付体系,我们面临着一系列限制性的条件,目前为止大家主要使用的是SWIFT和CHIPS,SWIFT是由传统性的发达国家所治理监管,CHIPS是由纽约清算所协会建立,当然这些都主要由美国控制和管理。

  宋爽指出,现有的跨境支付系统已经逐步显示出一些弊端,比如目前尚没有进一步改善经济的动机或动力,对于现有使用跨境付款体系的参与方来说别无选择,只能使用现有的弊端很多的支付体系。新型的跨境支付体系可以通过法定数字货币进行重新架构。

  宋爽指出,这样一个支付体系能够为我们带来非常多的机会,在网上通过电子钱包将电子货币从一方发起,让另一方接收。在这个大致的货币流通的过程中,货币A通过ATM或者网络或者代理机构,通过电子钱包流通到接收方的电子钱包,接收方的电子钱包通过ATM或者网络或者代理机构能够接收到货币,这种“去中心化”的好处是便捷而且降低成本。

编辑: 王如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